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第四十一章 运筹帷幄

2018-1-27 23: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3| 评论: 0


  邬岑希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拿着手里的一叠文件仔细看着。他边看边在上面或增加、删减或修改、完善,不多一会就处理完所有的事务。他又将桌上单独放在一起的一大堆文件拿过来,正是岱山港集装箱码头扩建工程的那一份。翻着那二十几页的设计图、施工图,绝美的脸上显出一丝激动与跃跃欲试。
  从皇莆集团那里夺过几乎将成他们囊中之物的岱山港工程,一方面是出于对梁胤鸣刻骨的仇恨与报复,另一方面却是为了自己的母亲。其实岱山港所在的那一大片土地很早以前是属于冷家的私产,后来由于世事的变更被政府充公,一直是冷家人心里的痛。如今自己花大价钱得到了这个工程,不仅有分红,更能占有一些股份。只要自己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在修建中缜密布局、合理安排,再动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应对那些官员,假以时日,重新拿回冷家的祖产应该有极大的胜算。到时就可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了!
  想到母亲,邬岑希不由自主地又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坐在钢琴旁的人儿身上。只见那小人儿正抿着嘴、微蹙着眉头,认认真真对照着他给她写的简谱,在琴键上小心地练习着“多”、“来”、“米”、“发”、“索”。有时大脑反应慢了导致按错键,就气恼地瞪瞪眼,或者嘟起小嘴,模样儿真是可爱极了!他的心也立刻温柔如水:云儿与母亲就是自己生命里的两座守护神啊!
  他翻到工程预算那一栏,满意地看到了那个估价。有了手下那批技术过硬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素质出众、意识超前的管理层,他邬岑希想不赚钱都难。施工队再过一周就可正式开工,短短几周就能备齐了人员和材料,依靠的自然是冷氏雄厚的财力。本来,通过上次贩毒获取的暴利收入支付这次工程开销绰绰有余,更能趁机洗钱,但是他知道母亲和云儿肯定都不喜欢他用这笔钱来扩建岱山港。为了不违背自己生命中最爱的两个女人的道德观念,他就用冷氏的钱好了,那笔钱嘛就拿去做公益事业算了,到时让云儿为他的“爱心”感动一把,还能博个“慈善家”的好名声(当然,在内心里他是从不屑于去做道德专家眼中的好人的)岂不是更值得?
  如今的他权力坚不可摧,事业如日中天,在A市动动手指,其他人都会吓得抖三抖。真正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繁盛强悍之势。但是,他邬岑希不是那些没根基的暴发户,有点风光就飘飘然不知所以然。他极其清醒地知道这只是大战前短暂的宁静。他击败了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又夺回了云儿,那些宿敌不知恨他到何种地步!肯定都在背地里磨刀霍霍,计划着向他发起挑战与进攻了。所以A市目前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只等着一个契机,就又会掀起一场铺天盖地的血雨腥风来。
  不过,他邬岑希最喜欢的就是刺激和享受对手匍匐在自己脚下的成功感。越强的敌人越能激发他的斗志与必胜的信念。冷氏集团、黑鹰帮是他的,叶从云就更是他的,谁也夺不走!孙茗卓、梁胤鸣、蓝翎,哦,还有那个想趁火打劫的褚爵,不信邪的就放马过来,你邬大爷我等着你们呢!他在心中默默念叨着,眼里又是轻蔑又是调皮,英挺的剑眉斜飞入鬓,一头云烟似的墨黑长发熠熠生辉,通身亦正亦邪的魅惑气质让恰好抬起头来看他的从云立时呆住:唉,这害人精,不带这么恃靓行“凶”的!
  邬岑希发现从云呆愣的样子,心情更爽,他放下文件,走到钢琴旁,两手一伸,轻松地把她提起来揽进怀里:“小傻瓜,又被你丈夫的美色迷住了?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幅色迷迷的样子,就好像你丈夫是块肥肉似的,让为夫我好害怕哦。”男人“吃吃”地笑着。从云这才反应过来,忙不好意思地轻啐了一口:“呸,谁被迷住了?谁看你是块肥肉了?邬先生你别自我感觉太良好!我见过比你更帅的男人呢。”
  从云故意气他。“哦,你见过比我更帅的男人?是谁啊?是姓孙的那小子吧?你是被他迷住了对不对?”原本听上去如沐春风的声音此时已是满腔的愤恨、讥诮和酸意。
  从云抬起头来一看,不觉吃了一惊,面前的男人满脸的阴云密布,那还有刚才的缱眷情深!她赶快开口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想打击一下你的嚣张气焰随口说的,跟本没多想,岑希你不要太敏感。”
  “真的?”男人仍有些愤愤然。“那你说,你丈夫是不是长得最帅的?“他固执地追问。哎呀,这男人怎么如此幼稚!从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我丈夫邬岑希,高大威猛、英俊绝伦,惊才绝艳、卓尔不凡,风流倜傥、遗世独立,天上仅有、地下无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叶从云的眼中、心里永远只有他,只爱他。”从云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通赞美话,安抚这总是莫名其妙乱吃醋的小气男人。
  邬岑希顿时又笑得春风满面,他将脸撒娇地在从云的秀发上摩挲着:“云,对不起,我刚刚乱发脾气。只是一想到他把你拐去那么久,我就气死了,真想再狠狠地揍他一顿!”他像个无赖似的在从云的脸上、身上亲吻着,边亲边说:“这是我的......这也是我的......云,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是我的......其他男人再敢觊觎你,我会要他们的命!”
  如宣誓般坚定的话语却无端地让从云打了个寒噤,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恐惧的画面:深夜,一辆小汽车风驰电掣般地冲向两个拥抱着的男女,将他们重重地撞到在地......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下车来,抬起脚毫不留情地狠踢着地上的男人,男人痛苦地蜷成一团......那人影俯下身把撞得失去意识的女子抱进怀里,睁着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然后狠狠地吻她。清冷的月光照在那张又俊美又邪气的脸上......天啊,他......他怎么那么像岑希!“啊......”从云不由自主地惊叫起来,全身颤抖。“云,你怎么了?”看着从云惊惶的样子,邬岑希的心霎时笼上一层愁云,袭过一阵揪心的疼痛。他耐心地安慰道:“云,你身体不舒服吗?别怕,有我在......我马上叫李医生来给你检查身体!”
  男人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的声音和他焦急心疼的模样让从云恍惚了,他如此地爱她、如此地珍惜她,让她每天都沉醉在他的深情里不愿醒来,怎会有那么残忍嗜血的行为呢?她认真地看着他,疑惑的话冲口而出:“你,你到底是谁?你真是岑希吗?”
  邬岑希的大脑立刻警钟长鸣:难道云儿恢复记忆了?他镇定自若地拉起从云的手绵长地一吻:“云儿,我当然是岑希啊,是最爱你的丈夫邬岑希。你......你刚刚是不是记起了什么?”他小心谨慎地探询道。
  从云皱了皱眉,“好像突然有什么在脑子里闪过......现在又记不得了,只是心里有点痛......唉,算了,可能是我被那些“多”、“来”、“米”、“发”、“索”搞晕头了吧。岑希,我们去花园里走走好吗?”
  “云,你真的感觉好了吗?真的不需要看医生了?”邬岑希仍然一副担心得要命的样子。从云被他的关心打动,不禁莞尔一笑,“岑希,我真的没事了,不信我跑给你看看。”
  “好好好,为夫相信你,只要宝贝没事,那就是万事大吉了......我们先去厨房,今天福婶做了松露栗子蛋糕,那可是咱们家的一绝,那滋味会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而且她只做给我们两个人吃哦......”
  “真的?那我们快去吧,我好想尝尝福婶的手艺......”从云边说边帮邬岑希收拾起桌上的文件来。
  看到从云重新露出愉悦的笑脸,邬岑希心里小得意了一下:总算转移了云儿的注意力!不过他已决定让上次那个顾医生来家里给从云再彻底检查一遍,他非常清楚未雨绸缪的必要性。而且他也要加快步伐对付那几人,不然让他们找到机会接触到云儿,让他们又一次伤害她,那他就再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两人手牵着手去到厨房,浓郁清甜的奶香味把房间的角角落落都填得满满的。头发花白的福婶满面笑容地招呼他俩:“少爷、小叶姑娘,蛋糕才出炉不久,很新鲜,快来尝尝。”从云礼貌地冲她颔首:“谢谢福婶!”
  产于英国皇家阿尔伯特瓷厂的老镇玫瑰骨瓷盘上放着一个宝塔形的蛋糕,深棕色的塔身,最上面一层浇着厚厚的米黄色奶油,塔尖上坐着两个糖霜小娃娃,穿白衣的是男孩,穿白裙的是女孩,两小孩头靠着头,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憨态可掬。“哇,好漂亮啊......福婶,你的手好巧!”从云挨着邬岑希坐下,都舍不得吃掉它了。
  邬岑希切了一大块蛋糕给从云,又给她到了一杯红茶。“云,吃吧,别辜负了福婶的心意。”从云用小勺挖了一块放进嘴里,只觉香气扑鼻,滑滑的栗子顺着奶油一下子就吞了进去,甜丝丝的奶油一点不腻人,却将松露独特的芬芳与口感渲染得淋漓尽致,真正是绵润可口,回味无穷。从云小口地品尝着,不时看看身边殷勤地给自己到茶切蛋糕的男人,只觉得那甜、那香深深地浸入到她的心田,让她尝到了幸福的滋味。
  福婶看着毫不避违秀恩爱的少爷,眼角有些湿润了:小叶姑娘虽然没有陈小姐美艳漂亮,可是心底善良,性格好,又温柔又有礼貌,关键是她能带给少爷爱和快乐。她回来这几天,少爷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夫人啊,请您的在天之灵一定保佑少爷和叶姑娘相亲相爱一辈子。
  吃完蛋糕,两人去到花园散步,从云见玫瑰花开得正旺,又拉着邬岑希走近前去欣赏。想到几天前在工贸局玫瑰园的情景,两人都如有心电感应般看向对方。望着从云含羞带怯的脸颊,邬岑希慢慢朝她低下头来。“嘀嘀......”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邬岑希有点火大地拿出手机一瞄,随即冷冷地笑了。
  “岑希,出什么事了?”看到他脸上的冷笑,从云有些不安。“孙茗卓的父母想见我一面。应该是想代他们儿子找我讨个说法。云,你别担心,你丈夫对付他们不过是piece
  of cake,轻松得很。”
  “可我听说茗卓他父亲以前是黑道头子,很厉害的,你真的不怕?他爷爷外公也是军中元老,很有势力......岑希,我真抱歉,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从云越说越担心。黑道头子?怕?云儿,你还真是个小笨蛋,还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亲亲丈夫才是真正叱诧风云的黑老大!至于那两个老头嘛,我早备好“大礼”了。
  他压抑住快要溢出的大笑,清清嗓子正色道:“宝贝,你不要自责,你是我妻子,是带给我幸福的人,怎么叫麻烦呢!以后你再也不许说这样的傻话,不然我会不高兴的......孙家你真的不用担心,你要相信自己丈夫的能力。”
  “那你到时还是好好和他们谈,不要那么霸道......我,毕竟是欠了茗卓那么多的情的......”想到有着一双美丽桃花眼的纯真大男孩,从云心里又升起愧疚。
  邬岑希暗暗咬咬牙,装着大度地说道:“太太,你放心,为夫一定谨遵御旨。”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4 19:56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