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第四十二章 谈判 (上)

2018-1-27 23: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1| 评论: 0


  南山风景区
  一辆双R房车静悄悄地驰向景区深处,两个着黑衣的年轻男人坐在前面,后面则坐着一个身形魁伟、面容极其俊美的男子。他浅灰色的真丝西装半敞开,露出里面粉蓝色嵌银丝的衬衫,隐隐能见到左胸口绣着一个漂亮的图案,挺括的白色长裤将流畅优美的腿部线条展露无遗。他悠闲地吸着雪茄,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颇有兴致地欣赏着窗外掠过的风景。清风袭来,流泻于肩的乌黑长发飘拂,在耳后划出优雅的弧线,配上他精雕细琢的完美五官,说不出的风光霁月。
  他吸了最后一口雪茄,将它搁在椅背上的烟灰缸里,看着那慢慢熄灭的烟头幽幽说道:“七、八年没来这里,树木倒是更加葱茏茂盛了,空气也很清新,看来孙何两家依然‘圣眷’正浓哦。”
  “希哥,你在担心他们的势力吗?”肤色黝黑、身材健壮敦实的年轻人转过头来问道。
  “‘担心'?这两个字除了为你们的云姐和弟兄们外,还真没机会出现在我的字典里。我只是不舒服不痛快,弟兄们风里来血里去挣的辛苦钱都被马屁精们拿来填这些官老爷、军大爷的窟窿了!”  “希哥你说得太对了!”一直安静开车的阿杰使劲地拍拍喇叭赞同道:“外人只看到我们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这都是我们拿命博来的!孙庆轩如果没他老子撑腰,也不敢这么横!......希哥,咱们手里有王牌,干嘛还要听他们安排、去他们的地盘让他们嚣张啊?”阿杰的语气十分愤懑。
  “阿杰,你们云姐已经回家,为了她的健康和安全,我给那些人一点面子是必须的。记住,表面上的示弱是为了保全实力、避免不必要的损失。那些军二代骨子里自傲得很,又有可笑的迂腐,让他们在面子上风光风光,换来以后的一劳永逸,不是更好吗?”
  “这样啊,还是希哥考虑周祥!”两人都点头称是,又接着道:“希哥,你放心,到了那里,我们一切听从你的命令行事。”邬岑希满意地看两人一眼,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不久,房车在一处白色西班牙式风格的宽大别墅前停下,阿杰、阿祖先跳下车来,大步走到后面,打开车门,毕恭毕敬地对里面说道:“希哥,到了,请下车。”
  修长笔直的双腿缓缓迈出,男人英挺绝美的身姿在光影中渐呈清晰,他默默打量了一下四周,又抬起头来看看二楼阳台上那对中年夫妻,自信地一笑,霎时,明亮的阳光也为之失色。
  孙茗卓看着步履沉稳、越来越近的高大人影,漂亮的桃花眼顷刻间溢出漫天的怒火与仇恨,如果目光能杀人,那对面那人此时已气绝身亡了。要不是母亲按着他的手,父亲颇颇朝他投来警示的眼神,他的拳头绝对已砸上了邬岑希那张可憎的脸。
  “邬贤侄,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啊?”看着面前风流不羁、英俊如画的男人,孙庆轩心里虽恨之入骨,外表仍是稳如泰山,风度极佳地招呼着。“还不错,多谢孙叔叔惦记。”邬岑希唇角微勾,握住孙庆轩伸出的手很恭敬地握了握,感觉到对方在暗中使力,他面上装着浑然不知,却迅速运起内力,无声地化解了对方的试探。
  两人松开手后,邬岑希跟没事人似地礼貌地对一边的何晴颔首致意:“何阿姨好!”何晴看着这令自己的宝贝儿子忍受着锥心痛苦的罪魁祸首,根本就摆不出什么好脸色来。她打量了一下别在他西装左领上的白底镶金边的百合花徽章,嘲讽地一笑:“邬帮主刚刚进门的时候,我都吃了一惊,以为是油画上的百合花美少年复活了呢。仔细一瞧,原来还是那个喜欢杀人放火、草菅人命的黑鹰帮帮主。”
  “是吗?何阿姨真幽默。说到草菅人命、杀人放火,我邬某人不过是小巫见大巫,段数比起某种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来说差远了。”邬岑希气定神闲地回道。
  站在孙家人后面的两个特种兵保镖自邬岑希进门后几乎就没眨过眼,上次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他用飞镖扎昏迷,两人都憋着一股气,这么窝囊地被暗算,还是入这行以来的头一遭!事后知道扎昏他们的人是大名鼎鼎的黑鹰帮帮主,更觉得是奇耻大辱。虽然道上的人都很惧怕邬岑希,可作为出身正规野战军的他们,骨子里还是很骄傲的,从来就没把黑道之人看在眼中。两人都一致认为邬岑希不过是仗着旁门左道侥幸偷袭成功,如果真刀真枪的实干,那他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刚才邬岑希一进门,两人也像何晴所说很觉意外,也曾看过邬岑希在报纸、杂志上的照片,电视上也看到过他的动态,确实是个大帅哥。但是今天近距离接触,两人还是挺震撼,这人外表是英俊得过了头,不过他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气质更夺目耀眼,他的举手投足无不高贵而矜持:犀利的目光、深邃的五官,专制占有性的站姿、剽悍威猛的体格,无形中就给人以掌控一切的压力。他身边的两个黑衣人也是身强体壮,态度不卑不亢,平静中蕴含着机警与敏捷,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应该是黑鹰帮的某两匹狼。两保镖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被这样的人偷袭应该不算太丢人吧。只可惜孙少爷遇上这么个强势酷傲的人,看来注定要悲剧了。
  “邬贤侄,咱们也不用再绕圈子了,今天让你来是想孙、邬两家做个了断。我们两家彼此认识多年,虽然以前也有过一些过节,你父亲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但大面上都过得去,从没有互相下过死手。而且我夫人是你母亲的学妹,一直对你母亲有好感,那你为什么要丧心病狂地残害我家茗卓呢?你今天必须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然......”孙庆轩本来平铺直叙的语气蓦地转冷:“我孙庆轩虽然很久没在道上了,可要收拾你这样的半吊子,不要太容易!”
  “孙叔叔的能力我邬某人很久以前就见识过,不需要‘您老’再提醒。”邬岑希闻言,毫不生气,居然还笑得更欢畅了。
  “邬岑希,王八蛋,你别太嚣张......你早就结婚了还要霸着从云......你不要脸!你还我从云!......我不许你再糟蹋她!”看到邬岑希对自己父母的嘲笑和挖苦,想到他使卑劣手段夺走胖女人,早已忧愤至极的美少年彻底被激怒,攥紧拳头就冲了过去。
  阿杰、阿祖正准备出手阻拦,却收到主子“不用管”的眼神,两人立刻恭顺地退在了一边。哈,又有好戏可以看了!两匹狼心中暗笑:这个漂亮的大少爷还真是个死拧的主,在希哥手下都吃了这么多亏了,居然还越挫越勇。
  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邬岑希脸色自如,只灵活地一侧身,轻松地避开了孙茗卓的袭击。他闪电般地一抬手,就将孙茗卓的胳膊牢牢地钳制住。两个保镖见状,就要扑上去解救,两匹狼这次当然坚定地挡在了前面:“二位,稍安毋躁,我们希哥不会伤害孙公子的。”
  “孙茗卓,看在你曾用心照顾过我太太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我也要当众声明,叶从云已是我邬岑希的妻子,过去、现在、将来永远都只是我的,孙公子你就不要再有任何非分之想了!”邬岑希的声音沉郁入骨,有着不容质疑的坚定。他使劲一甩,将孙茗卓又甩回到两个保镖身上。
  何晴赶快把儿子拉过去,心疼地揉着他的胳膊:“茗卓,别冲动!”
  又回头对邬岑希怒斥:“邬岑希,你别太放肆!不要以为你有黑鹰帮我们孙何两家就治不了你了!......茗卓说得对,你娶回家的太太明明是鼎胜集团的陈莉薇,你还霸着叶从云不放,还几次三番打伤我儿子,不是个畜生是什么!”
  “我邬岑希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啊,我就是要霸着叶从云一辈子,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邬岑希毫不在意何晴的话,漫不经心地说着,邪邪地笑着。“魔鬼,我跟你拼了!”孙茗卓只听得肝胆欲裂,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儿居然被恶魔如此对待!他只觉气血上涌,挣开母亲,不顾一切地又冲了过去。
  “砰砰砰!”拳头重重砸在身体上的声音,邬岑希闷哼一声,皱了皱眉,生生地承受了这几拳。这意外的一幕让孙庆轩、何晴猝不及防,何晴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邬岑希恼羞成怒报复儿子,忙慌不择言地叫道:“邬岑希,不要伤害我儿子,不然我送你上军事法庭!”邬岑希看也不看母子俩,只顺了顺耳边的长发,对孙庆轩说道:“孙先生,凡是都讲有来有往,既然你儿子已在我身上解了恨,那我也不欠他什么了。告辞。”
  “啪啪!”孙庆轩轻轻拍拍掌:“邬岑希,不简单啊,激将法用得这么熟练老道,难怪我儿子轻易就上当了。不过他老子可没这么好骗。他那几下花拳绣腿,是根本抵消不了你当初要置他于死地的罪孽的!”
  “那你想怎样?”邬岑希淡淡开口。“茗卓,你和小赵他们出去,我和你妈要单独和邬董事长谈一谈。”
  “爸,我......”孙茗卓不甘心地抗议。“茗卓,听话!”何晴对儿子摇摇头,态度也很坚决。孙茗卓恨恨地瞪了邬岑希一眼,不情不愿地带着保镖走了出去。邬岑希朝阿杰阿祖递个眼色,两人也随即离开了房间。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4 20:16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