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家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新闻 >> 邬家资讯

我与烈士家属的“红色缘”

2018-1-28 00: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6| 评论: 0


  每一次走近这些革命烈士,都是一次心灵的洗礼。这份“红色缘”给了我终生受用的精神财富,我庆幸,我骄傲。
  我与烈士家属的“红色缘”
  2017年2月10日发《联合时报》:
  http://www.cnepaper.com/lhsb/html/2017-02/10/content_6_1.htm









  烈士家属终于踏上了大鱼山岛祭扫先烈



  探望烈士家属邬凤仙老人(中)



  浦东书画家图腾鸿为邬银生烈士画像
  作者:  陈志强
  2013年元旦前几天,浦东收藏家倪胜昔在QQ中说:2013年1月1日准备和几位志愿者一同前往书院镇探望烈士家属邬凤仙老人。78岁的邬凤仙是大鱼山岛之战中牺牲的邬银生烈士唯一的胞妹。他请我写一幅对联,准备到邬家探望时用。如何写呢?我苦苦思索,与烈士家属相识相知的情景仿佛又在眼前——
  2012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与大鱼山战斗中牺牲的邬银生烈士的家属——邬凤仙一家相识。邬凤仙有个女儿叫邬芹英。芹英受母亲的委托,一直在搜索大鱼山岛战斗的有关信息。2012年2月上旬,她在搜索大鱼山岛战斗信息的时候,发现了收藏家倪胜昔的博客,上面有介绍大鱼山岛血战的文章。于是,她与倪胜昔取得了联系。2月17日,热情的倪胜昔将他收藏的有关大鱼山岛血战的书籍和资料交给了邬芹英,并告诉她一个消息,在浦东新区牌楼村有一位92岁高龄的李金根老人,也是南汇籍的新四军战士,是68年前新四军血战大鱼山岛的唯一幸存者。如果找到李金根老人,可以了解当时邬银生在部队里的情况。
  邬芹英非常激动,第二天就与家人一起赶到牌楼村。当邬芹英等人赶到牌楼村时,却得知李金根老人已于当天在周浦医院去世,李家正在安排后事。邬芹英感到非常遗憾。
  邬芹英向我们介绍了邬银生烈士的情况,还有一些证明材料。邬银生出生于余姚村一个贫穷的家庭。1941年,21岁的邬银生经地下党介绍参加了抗日武装——浦东三五支队。1944年8月,新四军浙东纵队海防大队为配合盟军反攻,在东海大鱼山岛与日寇进行了一场恶战。面对8倍于我的敌人,新四军坚守阵地、宁死不屈,共击毙日伪军100多人。在这场战斗中,共有42位勇士光荣牺牲,其中有27位南汇籍战士,24岁的邬银生也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大鱼山岛血战,被喻为“海上狼牙山之战”,1944年10月11日,延安《解放日报》称其为“气壮山河的战斗”。
  邬银生牺牲的那一年,邬凤仙才10岁,邬凤仙的母亲靠种地谋生,父亲邬叙堂给人当长工。邬银生牺牲的消息传来后,父母悲痛欲绝,母亲不久含恨去世。母亲生前一直对邬叙堂说一定要想办法到大鱼山岛去祭扫牺牲在他乡的邬银生。不幸的是,邬叙堂的另两个儿子也因病相继去世,家里只剩下父女两人。
  解放后,邬银生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由于家境贫困、交通路远和信息不畅等原因,邬家一直未能实现到大鱼山岛去祭扫亲人的心愿。1984年10月邬叙堂也因病去世,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到大鱼山岛去祭扫亲人。2007年清明时节,邬芹英等家人特地从芦潮港码头乘船到浙江洋山岛,欲前往大鱼山岛,但一打听没有直接开往大鱼山岛的船。一家人只得返回。后经了解得悉,前往大鱼山岛必须先到岱山岛。2010年,邬芹英一家人开了车去寻找,由于人生地不熟,到了岱山后也没能找到大鱼山岛。2012年的清明节快来了,邬凤仙一家人前往大鱼山岛祭扫烈士的心愿更迫切了。
  抗日英雄血战大鱼山岛的故事和家属盼望早日实现祭扫烈士的心愿震撼着我的心灵,于是,我写了“真想到大鱼山岛看看烈士阿哥”“谁来圆我祭扫烈士的心愿”“盼望早日实现祭扫烈士的心愿”等新闻稿,于2012年3月中旬先后发表在《新闻晚报》《东方城乡报》《浦东政府网》《浦东时报》上。《新闻晚报》记者深入采访后,3月23日以两个整版的篇幅刊登题为《真想到大鱼山岛看看阿哥,带把土回来也算落叶归根》的长篇通讯。一个普通农妇魂牵梦绕68年却无法了却的心愿,打动了读者,打动了有关部门,引起了浦东新区民政、海事部门、新四军研究会等部门领导的重视,他们特地前往邬银生烈士家属的家里了解情况。
  后来,《新闻晚报》记者王楠多次深入浦东农村,先后到书院镇余姚村、航头镇牌楼村、新场镇坦直村等地采访“海上狼牙山之战”的烈士家属,我和倪胜昔等多次陪同采访并提供一些帮助。《新闻晚报》不惜版面,接连发了7次深度报道,在上海地区产生了很大影响。
  浦东书画家图腾鸿看到这一报道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为家乡的抗日英雄事迹所感动。得知邬银生烈士没有任何遗物,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他主动联系,参照邬凤仙的相貌免费为邬银生画了像,还写了“英魂永存光照千秋”的书法作品相赠。这些,都被邬凤仙当成宝贝,挂在家中最醒目的位置。在政府部门和众多好心人的共同帮助下,3月29日,邬凤仙阿婆和其他14位“大鱼山”烈士的家属,终于踏上了大鱼山岛,烈士家属68年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
  沉思片刻,一副对联涌上我的脑海:抗日寇英雄血战大鱼山,慰英烈魂归故里六八载……
  2013年1月1日下午,我与新区政协委员宋明山、收藏家倪胜昔、书画家图腾鸿等一行,带了自己掏钱购买的大米、食用油、牛奶等慰问品来到余姚村1组,纯朴的邬凤仙老人迎了出来。我们将对联贴在了邬家的门上,书画家图腾鸿将一幅新创作的《长寿图》送给了邬凤仙老人。邬凤仙老人向大家讲述了邬银生的生前事迹和家里的情况。“当时家里真的是很苦很苦,大哥得病死了,二哥三哥要去参军,四阿哥又是残废。”邬凤仙断断续续说,爸爸做长工,一年只有过年能回家4天;哥哥本来靠做衣服维持家里生计,突然都要参加革命,说打倒东洋人才有活路。“我妈妈实在舍不得,就拦住三哥,可惜后来没多久也因战乱死了。我最小,大家叫我‘小妹头’,只记得妈妈经常抱着我哭。”说起自己苦难的童年,邬凤仙老人哽咽了起来。12岁的“小妹头”此后便去纱厂做工。邬凤仙的家里后来才得知邬银生于1944年在东海大鱼山岛与日寇的恶战中牺牲。许多村民感动地说,“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无数先烈用鲜血换来的”“牢记历史,莫忘先烈”“要继承发扬先烈们的革命精神”……
  我觉得,每一次走近这些革命烈士,都是一次心灵的洗礼。这份“红色缘”给了我终生受用的精神财富,我庆幸,我骄傲。
  (作者系浦东文史学会理事)  (2017年2月10日《联合时报》6往事作者:陈志强)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4 19:32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