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第四十四章 悔恨

2018-1-29 19:5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6| 评论: 0


  两匹狼看着老大难掩悲伤的背影,心下亦是戚然,他们都见识过老大失去孩子时的疯狂与绝望,知道这是他内心最大的悔恨与伤痛,几匹狼对此从来都是三缄其口。今天却被何晴毫不留情地撕裂开,令他当众失控,都把何晴恨得牙痒痒。心中开始琢磨着要给何晴的公司找点麻烦,以杀一杀她豪门贵妇的威风。
  “希哥,你还好吧......”阿杰跟上几步,侧头看看老大白得渗人的面孔和那青紫的眼眶,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邬岑希既不看他也没说话,一径沉默着向房车走去。
  走到房车前,他伸出手去拉车门,因为手抖得厉害,他拉了两次都没成功。他低咒一声,似乎放弃了再尝试,高大的身躯颓然地靠着车门,一双原本神采飞扬的眼睛失了魂般的空洞而茫然,整个人犹如一尊冷冰冰的雕塑:悲哀而又了无生趣。
  阿杰、阿祖叹息着将后车门轻轻拉开,半扶着把他挪进了车厢里。他仰头倒在座位上,声音略带一丝嘶哑道:“我想静一静......”
  “好,希哥。”两匹狼轻声回应,小心地将门关上。
  有清凉的水迹在脸上肆虐,邬岑希重重一拳砸在椅背上,捂住脸终于低声痛哭:“云生,云生......我可怜的孩子......”
  他一声声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只觉得万箭攒心,五内俱焚。“是爸爸杀了你,爸爸是魔鬼,是魔鬼......云生,云生......从云,我可怜的宝贝,我对不起你......”他浑身颤抖着,嗓子发出压抑的呜咽哀鸣,如同一只受伤的猛兽。无尽的凄楚、愧疚与悔恨将他席卷,而一想到从云恢复记忆后也许会再次决绝地离开他,深深的恐惧感又令他如坠冰窟,不寒而栗。
  两匹狼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车内痛苦不堪的主子,黯然地摇摇头。“阿祖,我们得叫李医生过来给希哥检查一下身上和脸上的伤,把眼眶包起来,不然这样回去会让云姐担心和害怕的。”阿杰表情沉重。
  “嗯,你考虑得很周到,我这就给李医生打电话。”阿祖点头称是,走到离房车稍稍远点的地方,掏出手机打电话。
  阿杰将只抽到一半的香烟扔到地上,用脚压碎,扭头看向房车,见主子半侧着身仰躺在座位上,眼睛似乎还是紧闭着的。他不觉又叹口气:看来希哥是真的伤心到极点了。他本想再等等,但看到主子左眼眶周围的青紫色还是改变了主意。他拍拍旁边人的肩膀:“阿祖,走吧,早点让李医生来检查治疗最好......刚才你也看到了,孙那混蛋对希哥可是下的重手!......他砸在希哥肩膀和背上的拳头应该对希哥没影响,主要是砸在希哥脸上的那一拳,如果伤到希哥的眼球就糟了,希哥又哭了这么一会,真是......”
  “孙茗卓,王八蛋,看我们怎么收拾他!”想到那一拳,阿祖就气得额上的青筋直冒。
  “这事还得等希哥定夺......快走吧,希哥的眼睛要紧。”话音未落,阿杰已迈步走向房车。
  他轻手轻脚地打开车门,小声道:“希哥,我们给李医生打了电话,让他等在庄园门口给你检查检查,你觉得如何?”
  邬岑希睁开眼睛,看看他,微微点了一下头,“嗯,回家吧。”
  阿杰坐到前车厢的副驾驶座,阿祖一踩油门,房车飞驰而去。邬岑希打开关闭了一阵子的手机,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十几个从云发的短信及留言,全是关心体贴的内容:“岑希,你们到了吗?”
  “岑希,你们谈得怎么样?” “岑希,他父亲凶不凶?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岑希,你的态度要好点,不要发火......”
  “岑希,你快回来,我想你......”那一个个透着爱意的字眼让他的心又痛苦愧疚得揪紧了:云,云儿,我最善良的天使,如果你知道了我曾对你做过什么,你一定会恨死我了吧!
  三人回到庄园时,一辆浅蓝色的小汽车已等在门口。小汽车里的人也看见了他们,车门推开,西装革履的李医生和穿着白色护士服、拎着一个医疗箱的杨姐走了出来。
  阿祖、阿杰赶紧下车迎上去,阿祖接过杨姐手中的医疗箱,阿杰则压低声音道:“李大夫,杨姐,情况是这样的......”他简单地叙述了一下事情经过,担忧地问:“李大夫,希哥的眼睛不会有事吧?”
  这个李医生和杨护士做邬家的私人家庭医护人员已有多年,不但医术和护理技术精湛高明,经验也是极为丰富的,听了阿杰的话,心里已有了底,忙安慰道:“应该没伤到眼球,不用太担心。”说完,李医生带着护士杨姐走进车厢,拿出医疗器械开始仔细地为邬岑希检查治疗。
  很快,两人就处理完邬岑希的伤势,细心地给他的左眼包扎好,告知他肩膀和背部不碍事,也没伤到眼球,只是软组织损伤而已,又留下了装备齐全的医疗箱、注意事项及下次来检查的时间,才放心地离去。
  治疗过程中,除了偶尔回答李医生和杨姐的问题,邬岑希一直沉默不语,剑眉微锁,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走出车厢,望着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奢华壮观的庄园,摸摸包着白纱布的左眼,似有些自言自语道:“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吓着她?”
  两匹狼看着一脸愁绪,仿若断翼天使的主子,谨慎地回答:“云姐......应该会很心疼希哥。”男人的眼中瞬间划过一抹深深的懊悔,双拳下意识地握紧,目光森然地盯着手下:“你们云姐如果问起在孙家发生的事,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俩都知道吧?”
  “我们明白,希哥。”阿杰、阿祖异口同声道。
  从云被飞薇和痞子飞陪着在花园里闲逛,尽管痞子飞一直兴致勃勃地和飞薇一唱一和地逗她开心、说话,可她还是心不在焉。岑希去孙家半天了,连个电话都没打回来,她发过去的短信、留言也没有回应,跟着他的阿杰、阿祖更是一并失联,让她很是惴惴不安。她再次拿出手机检查,失望地看到邬岑希的手机依然关机。他该不会出什么事了?想到孙家的军方背景,从云顿觉毛骨悚然。
  她焦急地开口道:“阿飞,你们希哥去孙家那么久,怎么连个电话也不打回来?......你说,他会不会有事啊?......孙家是不是已经把他抓起来了?”
  “哈哈哈......”痞子飞爽快地大笑:“云姐,你胆子真小!你放一百个心好了,希哥绝对不会有事!......孙家敢把希哥抓起来?哼,除非他们不想在A市继续混了!云姐,不是我阿飞吹牛......”
  “从云!”清冽磁性又饱含深情的声音打断了滔滔不绝的痞子飞,从云立刻喜出望外地循声望去:“岑希,你回来......哎呀,你的眼睛怎么了?他们......他们打你了?......”看到爱人的左眼被包得严严实实,从云心疼地几步跑到他面前,很想摸一模他受伤的地方,又怕弄疼他,急得两只眼圈顷刻就红了。
  “宝贝,没事,没事,他们没把我怎样,你别急嘛......”邬岑希抱住从云,轻柔地蹭着她的秀发,忙不迭地安慰着。“没事?那你的眼睛怎么被包起来了?眼睛痛不痛?眼球有没有受伤?早晨出门还好好的......”从云难过得说不下去了.
  “云,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我真没事,事情也解决了。我告诉你哦......”邬岑希低下头在从云的耳边絮絮私语,神情说不出的宠溺与温柔,早把立在一边的那两人当成了视而不见的隐形人。
  老大旁若无人地秀恩爱,让痞子飞跟飞薇都想笑又不敢笑,互相翻了翻白眼:这腻歪劲,受了伤也不忘打情骂俏,真让人起鸡皮疙瘩!二人悄无声息地迅速遁去。
  从云听完邬岑希的话,心疼地责怪道:“你呀,让你让着他也不是这么个让法啊......你怎么不躲一躲呢?......茗卓下手也太重了......我去厨房叫福婶给你炖汤,好生给你补一补......医生給你交代注意事项了吗?有没有告诉你吃什么食物眼睛恢复得最快?......你现在不许抽烟、喝酒和熬夜......嗯,还有,不许你上网、看电视、看文件......”她扳着手指,一件一件地叮嘱道。
  她脸上自然流露的关切与体贴入微的话语,让邬岑希的心又克制不住地痛起来:他的云儿,对他的爱从来就没变过,一直都深爱着他,而他却仅凭着蓝翎那杂种的一张偷拍照片就怀疑她的忠诚,给了她致命的伤害与痛苦......如今他竭尽所能地弥补与赎罪,就真的能修复她心底的创伤吗?他们真的就能破镜重圆吗?
  邬岑希抱着从云沉沉睡去,她身上芬芳的气味让他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座美丽的花园......他手持剪刀,剪着怒放着的白玫瑰。将花枝上的尖刺仔细地剪掉,用浅粉色的缎带小心地扎成一束,他满意地勾唇一笑。
  一个身姿绰约的少妇牵着一个小男孩款款走来,他开心地迎上前:“云儿,云生,你们来了!”小男孩抬起头看向他,男孩子有一张酷肖他的漂亮脸蛋,可他那双黑葡萄一样美丽的眼睛却冷冰冰的,他软糯的声音更让他心如寒铁。
  “妈妈,这个人是坏人,我们不要理他!”
  “好,我们不理他。”少妇温柔地对孩子笑笑,看也不看他,牵着孩子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云儿,云生,等等我......”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个身影,他想迈步去追,可两条腿像被钉住一样,动也动不了。他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云儿,我是你丈夫啊......别走......云生,等等爸爸......云儿,云生......别抛下我,不要离开我......”在他的呼唤声中,那两个身影却更加模糊了,他绝望地大哭,哭得声嘶力竭,生无可恋。
  “岑希,岑希......”有人在他的耳边轻唤,他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晕黄的灯光中,从云拿着毛巾正给他擦拭着额头和眼角。他一摸脸,手上一片冰凉。“岑希,你这是怎么了,又是哭又是叫的......”从云的眼里盛满了担心。
  “哦,我做了个噩梦......”
  “岑希,你在梦里叫着什么‘别走’、‘不要离开我’,你在担心什么吗?”从云疑惑道。“云儿......”邬岑希伸出手臂紧紧抱住她,如同抱住了自己的生命和转瞬即逝的幸福,无声的泪水又氤氲了眼角。“我以前太混蛋太霸道,伤透了你的心,我怕你恢复记忆后就再也不理我了......”
  “你以前做了什么让我伤透了心呢?”从云的表情也开始严肃起来,脑子里突然又闪过一些模糊的图画来:一个男人冷酷地对一个女孩说‘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快滚,我们两不相欠’;那男人将一枚璀璨夺目的结婚戒指戴在一个非常年轻娇美的女人的手指上,两人甜蜜一笑......
  “我......”看着那清澈如水的眼睛,邬岑希根本就开不了口。“我记起来了,你叫我滚,和陈莉薇结婚了!”
  “轰!”犹如头上响了个炸雷,邬岑希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从云恢复记忆了?他哆嗦着嘴唇道:“云,你恢复记忆了?你还记起了什么?”
  “怎么,你还做过更过分的事?”从云的声音里带着悲愤。
  邬岑希本已揪紧的心瞬间回落:还好还好,云儿还只记起这么件事来。他赶忙又是认错又是道喜:“云,对不起,我让你难过了。但是我也很高兴,你能记起以前的一些事了。我是和陈莉薇结了婚,那都是我父亲逼的,而且和她结婚是为了保护你。我从没碰过她,不信你可以去问阿飞他们......我也没做过更对不起你的事。”他硬起心肠说了最后一句假话。
  “阿飞他们怎会知道你们夫妻间的事......邬岑希,你不要仗着我现在迷糊着就骗我!”从云依然气愤难忍,陈莉薇那张漂亮又嚣张的脸在她面前越来越清晰了。“宝贝,你要相信你丈夫。”邬岑希稍微放心了,抱着从云在她的颈上、肩上烙下热吻:“小傻瓜,你哪犯得着吃她的醋!你回来这么多天,看到我们家有别的女人的东西吗?她来过庄园吗?我的手机都由你保管,你看到过那上面有我和其他女人的暧昧信息吗?我每天勤勤恳恳“交公粮”,对你有多饥渴,你没体会到吗?你要还是不放心,那就把我天天栓在你的裤腰带上好了。”他说得又认真又赖皮。
  “好,好,我相信你......”听着他真诚的表白,看着他愧疚深情的眼睛,从云不由自主就心软了。“岑希,既然我回来了,我希望以后我们俩一定要坦诚相待,有什么事都不要再瞒着对方好吗?”
  “好,云儿,我再不犯混了,你看我实际行动好了。”邬岑希感动地抱紧她,心里一遍遍虔诚地祈祷着:云,我会永永远远爱你,让你幸福,你一定不要再离开我!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4 19:50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