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名人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人物 >> 近代名人

邬鸿基先生简介及作品展示

2018-3-17 21: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2| 评论: 0

邬鸿基,字磐石,号醉墨斋主,职业画家,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会长,系山东省书画装裱协会会员。东方书画篆刻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华人美术、书法家协会理事,何延喆北宗山水画研究会会员,中华国礼艺术家协会副会长,北宗山水画皇家画派第四代传人,大型巨著《祖国,母亲》百米长卷主笔。现定居北京。

早年师从著名工笔人物画家王凤年学习工笔人物,著名画家于希宁老先生门下学习梅花,受到他们精心教诲。

《金秋》荣获中国当代文人书画艺术大赛金奖;《墨梅》《篆刻》作品荣获第二届吴道子美术基金大展第四届中国书画大奖赛银奖;《回归图》被载入《诸城百人书画集》一书中,个人艺略被收入《世界艺术家传略》大型巨著中;《红梅图》在全国第二届东方书画篆刻大赛中被授予特聘美术家称号。

2006年成功举办个人画展,2010年再次成功举办个人画展,并出版《邬鸿基书画精品集》一书,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受到各界人士的认可。诸多作品被省级以上出版部门出版发行,并被有关团体和个人收藏。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进修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理论研究与书画高研班创作基地,何延喆北宗山水高研班工作室。2015年在烟台招远再次成功举办《静心多秒·邬鸿基北宗山水皇家画派传统精品书画展》。20161月,参加忆往昔峥嵘岁月.红色文化与中华美德大型公益活动”中的杰出贡献,获得”艺术国礼奖“荣誉证书,同时对这次活动的大力支持,捐赠六尺横幅《去看南溪桃源生》山水一幅。

 

 

谈我绘画道路的选择北宗山水

 

为什么画北宗?因为喜欢。画画已近三十年了,习画已经逐渐演变成了画习。作画早已不再是功课,而变成习惯,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起初为什么喜欢画画,如果说实话,大概多数的画家是讲不出道理的。如果一定要堂而皇之地说些理由的话,也可以这样解释——每个人都需要表达,我喜欢用绘画作为我的表达方式。从这点上看,我觉得,幸运的,能找到一种自己喜爱,就是福。

我们大抵上都觉得人生中总有很多不如意、不自由。我们也为这些不如意和不自由所烦恼着。可这些困难,又无法避免,或者说避无可避。相对不如意,我更惧怕不自由。我想既然惧怕,那就要对它,衡破它。山水——很适合让人自由。它可以给我无限的可能性,每摊开一张纸、一块绢,都是一个新的世界、新的开始。一切的理想和希望都可以在那里展开,即便所有的山、水、树、石、亭一楼阁和点景人物全是虚拟的,可它们都具有承载我内心的真实力量。在纸、绢上勾、皴、点、染,自由便在笔墨间弥散开来,最后起码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其实说到底,山水所绘,必定不是山水,而是自己。在我看来,人物、花鸟、走兽等等,尽可以画他人、绘别物,唯独生活必须画自己。如果山水只是山水,那也就失去山水的意义了。自我是的,自由是的,中国画一直追求着所谓天人合一,便是面对自我与自由的独特心得。自然界的山水,从一开始就是作为中国画灵感的源泉存在的,不过这种灵感的刺激并不来源于客观物象,而生发自对内心的指引。为保全真性,道家主张隐遁山林,得清净自在之境。儒家虽然奔忙于浮生仕途,但最终依旧向往浴近沂,风乎舞雩,咏而歸。现代人大概都已经非儒非道了,自我的自由依然可以在内心躁动着。这躁动也正是我们没有麻木的证明。把这些躁动都投向那纸上的山水,在笔墨之间就看到了真实的自己。

水流不息,而山岿然不动。其实恰恰是中国画所指的两个方向,技巧与底蕴。技似水,蕴似山。这也一如笔墨的静动互补,刹那的迅走疾行与沉稳的气定神闲所构成的视像特徵,正是北宗的气机之所在。中国画的技巧庞杂繁复,变化莫测,如水一般让人无法完全捉摸。且因时、因地,不断地产生着变化,人们很容易迷失其间。而文化修养,以及对于艺术的理解等这些创作底蕴问题,欲又像山一样一成不变的耸立,为技术引导出艺术的流向。

 

 

 

 

南北二宗,都有各自遵循的基本原则,一、从字面上看,南北宗所称的,似乎是指地区和方位,即南方与北方。然而事实却并不完全如此。在分宗理论上,南北宗之本意并非指地域的概念。北宗画法更适合表现北方那种风骨崚嶒的自然景色,是符合客观存在的自然美特征的,因为,我们不能从根本上脱离南北自然因素的生活依据。二、从技法风格上看,南宗圆柔疏散,北宗方刚谨严,南宗多线型结构,北宗多块面结构;南宗气局尚平淡浑穆,北宗体势尚奇峭突兀;南宗倾向于自如而随意的描绘,北宗倾向于着意而劲峻的挥洒;南宗多用技墨法,一般情况下可改可救,北宗多用泼墨法,一遍写就无以复加;南宗之力多包容,笔墨运行则往往需要发力且迅走疾行。前人论书法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内含刚柔,另一种是外露筋骨(唐张怀瓘《画断》),这一理论也适用于山水画南北宗的不同笔路。无疑北宗应属于外露筋骨的类型。三、从地质地貌特征上分析,南宗适合表现多士而植被较丰富的山体,北宗则适合表现多石且石质坚凝顽重的山体。四、南北宗山水,都同样存在密体疏体的问题。五、与南宗山水相比,北宗山水多地受到理性精神的制约,自律性的特征比较突出,画家受到各种技法规范的强力约束。北宗山水的技术难度是古代画家公认的,一位继承四王的文人画家李修易在《小蓬莱阁画鉴》中说:或问均是笔墨,而士人作画,必推尊南宗,何也?余曰:北宗一举手即法律,稍觉疏忽,不免遗讥。故重南宗这,非轻北宗也,正畏其难尔。这一说法虽然有些片面,但北宗山水在技法训练方面有较高的要求,确实事实。在艺途上,知其路难避而绕之的现象也是存在的。

 

 

20世纪以来,许多画家都为振起北宗做了不懈的努力,如湖社画会的金拱北、刘子久、陈少梅、吴镜汀,上海的贺天健,岭南的黎雄才,南京的宋文治、魏紫熙,辽宁的孙恩同等,都在借鉴北宗传统反映当代山水画貌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六、南北宗之间有许多审美规律是互相通融的,但也有许多相互对立的因素。如元代的吴镇,明代的沈周、唐寅、藍瑛、项圣谟,清代的王翚及金陵八家等。因此,学习北宗山水也不必非走纯粹和极端的路子不可。更重要的是不能脱离现实生活。

董其昌曾武断地认为,诸如走北宗画路的人,其術近苦非以画为寄,以画为乐者也。殊不知,对既有风格类型的选择,是个人理想图式的认可与张扬。在法度上取性情相近者食而化之,在技艺上追求适应个人心境感情的形式,这本身就体现着传统画学取法乎上的原则及任性所之的精神。真实的情感可以在那片世界中释放,奇异的梦境可以在那片世界中浮现。那是一种艰辛和幸福融合在一起的感觉,凝定的深思和奔放的激情相与表里的感觉,决不是简单的苦与乐、损与益,或为寄为乐所能理解释与涵盖。

 

 

 

 

 

 

 

 

 

 

总之,北宗山水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是艺术生态圈中的一个重要物质。其信息、图示同样具有深厚底蕴。北宗山水画家们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创造了极为丰富的表现技法。站在当代的历史高度,重新认识北宗山水的价值,从中选取有代表性、有发展机能,以及能为今天的山水画学习、创造注入精神活力的有益成分,对繁荣艺术创作,将会有所裨益。

 

 

 

 

 

上一篇:邬嘉琛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4 19:50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