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疤叔的故事(十五)

2018-11-10 14: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48| 评论: 0



  马海青的打扮本来就得体大方,加上她人长得白净漂亮,看起来就分外洋气。桥头上围观的女人自惭形秽,有些羞羞答答,断不了互相咬耳评头论足。毕竟都是本县人,不一会儿,有人就认出了她是土沟俊家庄马银贵家的青女子。马银贵在宁夏工作,去年因为‘铺张浪费’的问题犯了错误被清退回家。一家人就再也没离俊家庄的土窑。
  小马中学毕业在宁夏参加妇联工作,全家人回来,她也就把工作丢了。这么一朵正在怒放的鲜花,怎么能在不见天日的土窑洞里生长?闺女每天磨叨爹,爹泼烦了,就叫她自己去县城看看情况再说。小马是坐土沟往巡检司运送黄油的胶骡大车下来的。还没过了向荣桥就碰见干姨家的跃进,小马喜出望外,可是跃进握住她的小手半天不放,这让她有些尴尬。跃进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就邀请小马到他家里坐坐,再上县城也不迟。小马实在推辞不过,就跟随跃进去他家。
  回家路上,认识的人一看:以为梳着偏缝头的跃进带着女朋友逛街哩,就开他的玩笑。跃进鬼精也就胡搭杂话,一笑了之。跃进他爹是外地人,二十年前在土沟下乡,认识跃进妈,感觉这里地方好,人也好,就结婚生子扎根河曲了。这人工作有一套,每调一个地方就出成绩,没几个回合就当了大公社主任。在土沟工作那时,王马两家相处的融恰,逢年过节,相互请叫,称姨道姑,热闹过火时,有人提议两家结上一门娃娃亲哇。大人们只当是开玩笑,过后就忘记了。又且后来老马全家走了宁夏。可是两个孩子虽然只有十来岁,也朦朦胧胧知道人们说的这是啥意思。当年的毛头闺女,如今闪亮登场,王主任全家自然高兴。本来按照跃进的意思到河北饭店啜一顿。王主任认为那样过分张扬,让人们看不顺眼。就改在家里招待。王主任笑哈哈地搬桌弄凳,砌茶提酒;跃进跑前识后购买猪、鱼二肉、鲜韭活菜;王阿姨在厨房里把金勺碗盏舞弄的咂喇儿响。小马要给阿姨帮忙,阿姨就说你这样细皮嫩肉的,哪能做这些粗活儿?快去和你姨夫布置饭桌吧。
  看看哪儿也插不上手,小马就蹲下身子剥葱捣蒜。绿裙下面,两条光白腿肚儿肥凸秀美,最数那细长脖颈,嫩腻如玉,把个跃进看的心乱神迷。就听阿姨喊上菜了,开饭了。大家就入座吃饭,王主任坐了首席,小马给阿姨留了地方,自己就挨着跃进坐下。阿姨就说,随便坐吧又不是外人。等王阿姨也入座了,主任就开始发言:我代表全家为老马一家人祝福,同时为远道而来的小马接风,请大家共同来一杯。小马就说自己爱闻酒香,可是每回喝酒容易醉了。阿姨就说醉了也没事,来到家里还怕什么?你看阿姨身体有毛病因为见到你高兴就喝了。说完一仰脖子就喝了。跃进巴不得小马喝醉,就说我先干为敬喝了。主任说小马你不是找工作吗?喝了酒工作就能落实。咱家可有妇联大干部呢?小马一激动就把一杯酒全喝下去了,一杯饮尽。脸色绯红。王主任也喝净了杯子,接着是阿姨敬的一杯。小马咳嗽了一下,伸手将鬓边散下的头发拢在耳后,那脸蛋越发地鲜美动人了。她向阿姨笑笑又乘兴喝下这一杯。顿时,她感到全身的血液骤然加速,脑子一阵紧接着一阵晕。小马这两杯酒扫除了刚才的冷清气氛,四个人的家宴吃喝的红烟打火,热气腾腾。
  跃进看见小马那样子心里暗暗兴奋。就倒抓了酒瓶在手,直夸小马的好海量。就听院子外面有通讯员进来。主任忙出去了解,才知道是县委副书记来镇里召开紧急会议,主任家今天吃午饭有些迟,现在离开会时间已经不多,主任就和家里招呼过开会去了。剩下三个人感觉气氛总是有些凉淡,阿姨就直劝小马吃菜,小马问阿姨其他孩子哪里去了。阿姨就讲,今天星期天都去唐家会她姨家了。小马就说不知道下午到城关的红楼楼车赶上赶不上了,我想去县城。跃进就讲从阳方口回来的楼子车,两点就从巡镇发车了,现在快要三点,早误了。阿姨说,不忙去的,今天就在姨这里,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跃进一听,一片春心蠢蠢欲动,就忙举杯对小马说,感谢海青光临我家,请你喝了我敬你的这杯酒。小马从来没有今天这么高兴,想到阿姨给自己找工作,心想就豁出去了。于是又粉唇轻启,喝下了半杯。跃进那里肯依,直嫌她没有一饮而尽。恰在这时,又有人通知阿姨列席会议。王阿姨临走时就正色对跃进说:好好照顾你青妹妹,可别胡来啊。跃进就说,我们都这么大了,又不是小孩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王阿姨刚走,跃进就劝小马喝那半杯,盛情难拒,小马还是一饮而尽,酒杯还没有离手倒头就爬在桌子上不能动了。跃进一阵狂喜,他除了上次抱美美遭受呵斥之外,还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心爱的姑娘。几声呼唤,小马没有反映。跃进就象小孩抱大鱼那样,一用劲就把小马抱到自己的床上。草绿裙子已然翻起,跃进两只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小马那粉白的大腿,大腿根处,如黄豆大小一颗蓝痣分外耀眼,这时分,跃进躁动的心房已经没了主意,任凭本能在兴风作浪。他颤抖着双手解开小马上衣那紫红纽扣,一个小馒头样的乳房就呈现在眼前,他顾不的许多,一张流着口水热烘烘的大嘴猛扑上去。就闭了眼睛体会凉绵,脑子里空空无物,一只不安分的手也顺着小马那温暖的小腹下面伸了进去。一时跃进感觉自己那尘根已经勃起,瞬间下面热流汹涌,一股异物喷涌而来,就觉浑身发软。小马由于肚皮受到挤压,胃里酒肉不能和谐相处,几番折腾,猛然喷发,跃进那油钵子偏缝头已然被酒汤肉饭全部覆盖。小马还没有清醒。跃进却清醒了许多。忽然,听到外面弟弟妹妹回家的脚步声,跃进那慌张的神经马上紧绷起来。
  自从上次和丑汉相认识,以后有两个星期的时间,牛小燕再也没有见到他的踪影。有一次,小燕和同学到部队营房去找人,顺便看了那里战士办的黑板报,其中有一首描写家乡的诗歌,深深地吸引了这位舞蹈学院的女学生。诗歌题目是:《美丽的河曲》,开头一句就是‘孔雀开屏彩虹垂,河曲的山啊河曲的水。’下来描写更加神气‘一层层梯田一层层高,拖拉机就在云里头飘’。这么美丽的地方啊?牛小燕一看署名‘丑汉’,不禁心跳起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那位大哥哥在这里啊?回到家里,小燕就写了一封信寄到4799部队一中队四分队丑汉收。可是,近在咫尺的信笺,却过了一个礼拜也没有回信。纳闷的牛小燕就又写作了一封信寄出去了。结果又一礼拜过去,还是杳无回音。
  原来丑汉和小燕路遇见面之后,就主动躲避这位首长千金。因为上次小燕摔倒,丑汉搀扶美丽女孩,就闻到一种特殊香味,那是美丽女子本身身上就带有的天然体味,根本不是涂抹了什么香水。据报道说,有人曾做过一项科学实验:把数名女子穿过的内衣分别放入一个个密封袋里,然后请数名从未跟她们谋面的男子依次来闻,选出他们最喜欢闻的一件,测试结果证明,具有最好闻的味道的那一件衣服——是属于最漂亮的一个女子的!真是神奇!丑汉想,看来上帝真是不公平,给了那女子美貌,又给了她吸引人的香气,怪不得大多美貌女子身边总是不乏追求爱慕者!说实在话,丑汉从内心也想念小燕,可无论从哪里比较,自己也没有资格和小燕在一起。人家住首都北京,咱住山西农村;人家父母是高干,咱那父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巴佬;人家是大学生,咱是没念高中的中学生;简直是天壤之别。丑汉横了心,坚决不和小燕相处,即使小燕和自己结交兄妹关系,也坚决不能答应。
  几次寄出的信件没有回信,小燕的心理就受了些刺激。偷偷在被窝里还掉了眼泪。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小燕和爸爸讲了她在营房看黑板报的事情。说她发现了大诗人,并且自己还把‘美丽的河曲’这诗歌边朗诵边用舞蹈来表现。身为军政委的爸爸深受感染。牛政委马上就想到自己在二十多年前,运输军粮去过山西这个地方,好象是个民歌之乡,是‘二人台’的发源地。当时还特招了一个兵。他也特别想见见这位战士,于是就立马电话通知下面,希望这位叫丑汉的战士来家里一趟。丑汉接到命令,浑身就冒虚汗。
  这正是:“三杯酒险酿风流事,两封信将成雪月情”。
  (版权归新河曲网和作者本人所有,谢绝转载,违者承担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10-23 10:37 , Processed in 0.07128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