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疤叔的故事(十七)

2018-11-10 14: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1| 评论: 0



  天色微明,东方现出鱼肚白,一阵清脆的起床铃声把巡镇中学的师生从睡梦中唤醒。不一会儿,寂静的校园就热闹起来了。起床、叠被、穿衣、倒尿、洗脸、刷牙、跑操。这些早上常规的事情要在半小时就必须完成,对于新入学校的同学来说,那是二大头当兵----不懂营规,忙碌的简直是要命。
  高三女同学每天起床特别早,邬美美已经和同学韩翠玲绕着校园走了一圈,‘白面虎’他们这些男同学还没有起床。等到李老师路过宿舍检查,把他那烂‘盖体’一揭,一下暴露了他不穿裤衩的浑麻不鲢子,他才一不链爬起来,穿上衣服去倒尿。昨天晚上可能喝的稀粥多了,十二个后生尿下半木桶,营造出满屋臊尿味。当地放的大木尿桶是学校为住校学生配备的;每天倒了尿以后就用这木桶再提一桶水,提回来以后把水倒在十二个大瓷碗里洗脸刷牙。这一天,是高三毕业班在离校前参加的最后一次集体劳动----到火窑子给学校背碳。李老师安顿学生赶快吃早饭,趁早上凉爽出发。
  早上七点十分,背碳的队伍打着红旗,唱着《红旗飘飘》这支歌曲,迈着整齐的步伐出发了,过了阳面村,李老师叫同学们注意安全,解散队形,自由行走。这样就没有了刚才的严肃性。开始有些女同学在说笑邬美美,说她考了好成绩,马上就要到省城上大学,应该请全班女同学吃冰棍,同学韩翠玲说,这标准太低了吧,应该给咱们每人买一个花手帕才够意思。美美说这些不算什么,哪一天通知到了,我请你们到我家吃蒸馍猪肉烩菜。高兴的女同学都叫了起来,本来男同学要开美美和跃进的玩笑,因为有李老师在场就把要说的话咽回去了。有男同学提议让美美独唱《人说山西好风光》,美美说,在这种大路野滩唱歌,一个人声音太小,不好听,还是女同学集体唱吧。大家一致赞同,于是银铃般的声音响彻河谷,‘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你看八十的婆婆啊走起路来就象那十七八啊,,,’唱到这里美美就学老太太扭起步来,大家都笑的不能唱歌了。歌声惊的路边野兔没命的跑。王跃进就和十几个男同学从四面围追堵截。终于逮住了这二斤重的‘美味’。男同学欢呼中午回去学校能吃肉动荤腥了。
  ‘火窑子’听起来有些吓人,又是夏天的天气,学生走的汗流浃背。一进入煤矿就全部涌到坑口看工人怎样从火窑里出煤。男同学怂恿女同学到前面观看。女同学因为有去年遇到的尴尬,今年都不到前面看了。曾记得去年背碳,学生一进入煤场,正好从坑口出来十几个运输煤的‘窑黑子’,都是年轻后生,一律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走起路来,圪晃圪晃,女同学一见这阵势,非常难堪,吓的就躲藏。因为这一事件的发生,巡镇中学专门给这些‘窑黑子’每人买了二尺黑布做了裤衩,避免了后来难堪局面的发生。李老师把给工人做裤衩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女同学就放心的站到窑口等待工人运出煤炭,好选择适合自己背的有平面的块炭。工人一会儿就出来了,一溜十几个。因为那工人全身漆黑,人们光顾抱炭,谁也没有注意他们那地方有没有布遮挡。直到一位女同学尖声大叫,人们才回过神来。仔细端量,工人那黑裤衩都穿成了无法形容的烂布条。所有物件让炭黑涂抹的颜色基本一样,没法辨认,该表现的东西,早已探头缩脑暴露无余。就在众人百般难堪的肯节头上,‘白面虎’举起拳头高呼:‘劳动光荣’,‘工人阶级万岁’。师生跟着呼口号,工人都知趣地纷纷跑步进入窑洞,这样才化解了难耐的滑稽场面。
  背炭回到学校已经过午。李老师见人就说,任宝发同学(‘白面虎’)在关键时刻还是有招数哩。‘白面虎’笑笑就和跃进一伙炖兔肉去了。这时,传达室樊老师说:‘告诉你们好消息,高考录取通知书回来了,饭后请同学们到教导处登记领取。’这新闻发布的象原子弹爆炸,一下就摧毁了人们的食欲,正在吃饭的同学都涌到教导处去了,有人喊,谁迟到就没有了,哈哈。韩翠玲就催促美美一起去取。美美若有所思就笑着说,你先去吧。我等等再去。翠玲就开玩笑说:你是等着和你那位(跃进)一起取啊?那我就先去了。
  同学们陆续取到了自己的通知书;张礼栓是北京师大;贺耀是中央音乐学院;石留憨是太原重机学院,,,光山西大学就有十位同学被录取。接到通知书的学生欢呼雀跃,有的学生高兴的落了眼泪。忽然韩翠玲高叫,怎么没有邬美美同学的通知书呀?她可是我们女生中考了最好的成绩啊。聪明的同学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了。就悄悄私语,说她家是富农成分,美美没有过了政治审查这一关。因此被卡了。翠玲也感觉美美遇上了塌天大祸,这下可是惨了。回到宿舍。女同学都不做声、不敢看美美,生怕说错了话伤害了互相的感情。美美也感觉到气氛异常。她从始至终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担忧,终于变成事实了。这时分,跃进兴冲冲地捧着半碗兔肉汤闯进女生宿舍,见了美美就学戏剧里的演员,身体弯腰前倾,把兔肉碗高举过头顶,说:‘奴才给女状元送野味来了,,,’连说三遍也没有人理会,就盘算出问题了,等待他把兔肉碗放到小窗台上,仔细一看,美美那漂亮的脸蛋刷白,好象没有了血色。眼睛里面流露出的哀怨神色,远比她哭了更加难看。跃进就吓了一跳。当他知道美美没有通知书时,也感觉骇然。就劝美美不要着急,快告诉你爸爸,让他想想办法。也许能成。美美深知爸爸的处境现在也难。这时,窗外又有人接到通知书,高兴的又唱又跳,万念俱灭的美美一时承受不了这精神打击。强忍住夺眶的泪水跑出了宿舍。
  自从开展“四清”运动以来,副县长邬天成就感觉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老书记刘毅已经不在其位了,如今有些事情在政府会议商量也没有过去那么舒畅了。前几个月,隔三差五,省里来的工作组就找天成谈话。让他交代‘四清’运动中存在的‘四不清’问题。到了后半年开始,工作队干部领导大兵团运动,斗争对象突然转向地、富、反、右、坏。范围扩大到全县乡村。天成前面的四不清还没有完了,就又人反映他是富农之子,不适合做县领导工作,要他停止工作,检查反省。
  天成从来没有把自己这些处境告诉家人,也没有把委屈的情绪带到家里。女儿美美在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绩,他高兴万分,可是当时他就非常清楚,这年头上大学对于出身富农家庭的孩子,那简直是黄梁美梦。懂事的女儿也许明白爸爸的心理。从没有提出难为爸爸的要求,身为县长的天成内心里愧对自己的‘千金’。他想过了这个运动阶段,要好好补偿一下家人。
  有一天,工作组晚上开会,又对天成提出一个问题让他回答。问题是:有人反映你是财主儿子,当初参加八路军是投机革命?对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听到这样强加在自己头上莫须有的罪名,天成几个月来压抑在胸膛的怒火一下爆发出来。他一掌拍碎了灰瓷烟缸,大声质问:“这是纯粹诬陷,这是谁放的狗屁?让他公开站出来说,有什么见不了人的阴谋呀。”
  工作组的负责人阴沉着脸说:‘人民群众的反映怎么是狗屁?你这是什么人的言论?你公开对抗人民群众对你的怀疑,你站的什么立场?’天成一时感到由于愤怒粗口语失,给对方留下了口实,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想想自己当年和家庭决裂,跟着共产党在枪林弹雨里出生入死几十年,到现在怎么就成了投机革命?工作组说:‘你态度这么恶劣,说明当初参加革命动机不纯,你必须把问题检查清楚。从明天起,你要老实交代人民群众给你提出的问题。否则,你就过不了革命关。
  天成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睡在寂静的办公室里,他想父亲也不知道身体如何,村子里的群众也不知道怎样对待年过古稀的父亲;女儿美美现在怎样了?也该是发通知书的时候了,近在咫尺也仿佛远在天涯。想到女儿因为家庭成分问题而失去上大学的机会,她该是怎样的痛苦。天成顿感太阳穴发疼,这位面对敌人刺刀连眼睛都不眨的汉子,这时也泪水湿润了眼角。
  正是:“富农子安敢当知县,财主孙焉能上大学?”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1-24 19:16 , Processed in 0.070312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