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疤叔的故事(十九)

2018-11-10 14: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33| 评论: 0



  时间简直是人世间最奇妙的药剂,连最刻骨铭心的相思也能渐渐磨蚀。环境的变迁对感情的转移有着不可言喻的作用。现在的丑汉已经不象刚入伍时那样时时牵肠挂肚思念家乡的一切了。部队那种没有半点缝隙的紧张训练。和后来援越战场的炮火硝烟,把思乡的情绪都挤压到心底里去了。
  当探亲假被批准以后,丑汉那久久未流的眼泪,象小溪似的奔泻而下……原来,那压在心底的乡思,就象洪水猛兽,一旦放出,真是不可抵挡。丑汉想起了那已经去世的爷爷,从小把丑汉当作老命圪蛋。有一丁半点好吃的东西,都给丑汉吃了,爷爷自己却是憨笑个不停;丑汉想到终日忙碌的父母,也想那顽皮捣蛋的弟弟妹妹……尽管他给邬美美已经去信,杳无回音,可是美美终究还是象一根无形的软藤,缠缚着丑汉的心灵锤子。让他没法不疼。
  北京的火车站,每天都是人的海洋,全国各地的串联队伍都往北京汇聚。红卫兵坐车不掏车票,吃饭不掏粮票,住宿不花钱,只写一个条。惬意的这些半大娃就想撒欢。一大早,站前广场就有歌声飞扬,成群结队的红卫兵在跳着各自编导的忠字舞,表达他们对毛主席的无限敬仰。丑汉在战友的陪同下,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剪票口,出示了票证,就顺利地乘坐了发往太原的1968次列车。上了车才知道,原来从北京发出的车,旅客相对较少,而到北京的车却是人满为患。这样的年头,能有这么好的乘车环境,简直是奢侈的享受。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丑汉终于乘坐上了从阳方口发往河曲的红楼楼轿车。上车时,臂带红卫兵袖章的乘务员神情严肃地要求每一个旅客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才能上车。轮到丑汉时,他放下行礼,向乘务员和其它旅客各自行了军礼,然后大声诵道:“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绝不允许枪指挥党”。人们出于对军人的尊敬,报以热烈的掌声。最后,是一位不识字的农民外出探亲回家。知道会背毛主席语录才能乘车,十分着慌,就自言自语地说:“前些时,我出门那活儿,咋没这一码事啊?早知道是这样,我就说啥也不出门了”。严肃的乘务员(红卫兵)不留半点私情。优雅地伸出右腿拦着车门不让老人上车。有人提议让老人背最简单的吧,乘务员也默许,就说,你背呀?老农头上汗水直往下流,沮憋了半天才说:"领导我们事业的黑里巷廊(核心力量)……”有人说错了。老农忙纠正:“领导我们事业的不檩不浪(核心力量)……”。围观的旅客爆发出开心的嘻笑。连严肃正经的乘务员(红卫兵)也憋不住笑了。尴尬的老农手足无措。最后说:“反正是共产党、毛主席......”。这样,乘务员才让他勉强上了车。
  车上乘坐的人基本上都是河曲老乡。毕竟是同乡,气氛也融洽。大家集体在车厢里高唱了几支毛主席语录歌。就叨拉起县里的形势。丑汉就默默地听,从中捕捉他想要的信息。可是人们说的都是闲言淡话。正当他失望的昏昏欲睡时,无意中听到坐在后面的人讲:“路成文书记和天成县长都坐了禁闭。这段时间被批斗的够呛。另一人说,天成的女儿因为政审过不了关,没有上了大学,真是可惜。现在是接受劳动改造哩,天仙女一般的人儿,每天扫大街,往田里挑大粪……“丑汉听得头脑一下清醒了,心里不觉一沉。
  红楼子轿车接近中午时,才到了东梁的邻村杨桥洼。这个村有个停车点叫店圪楞。透过车窗玻璃,丑汉瞧见有几个孩子手里拿着绳子站在店圪楞望着驶来的轿车发愣,他估计这应该是父亲派来接站的亲人了。一下车,“哥啊”,站在地圪楞的妹妹丑妞欢喜地扑了过来。一晃四五年过去,妹妹还是认出了一身军装的哥哥,一声呜咽,泪水夺眶而出。丑汉抚着妹妹那落满尘土的头发说:“你怎么不给哥写信呀?”没等妹妹回答,略显生分的二丑汉就说了:“大大不让写信,怕你担心。”听了这话,丑汉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兄妹三人搂成了一团。
  丑汉回来了,憨憨乐得一个劲在屋里转圈,依然唠叨:“常年也不来个信,唉,就叫你妈瞎操心”。丑汉妈高兴的直抹眼泪。她一下就发现儿子脸上那伤疤,边抚摸,边泣不成声问“这是怎了,这是怎了。”憨憨就说:“那不算啥,当兵受点伤,我操,那很正常。看来你还是心疼儿子,我身上这么多伤口也没见你哭得这么痛。”一句话逗得全家人都笑了。屋子内外充满了欢乐的气氛。丑汉发现父亲的头发白了许多,背也稍微佝偻了一些。妈那气色、精神也大不如从前了。只有那笑吟吟慈爱的目光,那在锅台上摸索的举动,才让人感到一种久违的温暖和亲切。也就一锅烟的功夫,丑汉探家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东梁村。憨憨家又出现了当年那红烟打火、人烟噪闹的景象。
  邬美美没有过了政治审查这一关,最终与大学无缘。痛痛快快哭了几回,就回到五花城和妈妈守护这个家。父亲的遭遇压倒了当前的一切。三个弟弟还小,她不能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再增加负担了。爷爷算聪明人,过去没有多得罪下村子里的人。运动来了,革命委员会的人只让他表明了态度和决心,就再没有寻他的棱子。
  人生难得糊涂,到了邬老财主这个份上,才是体会深刻。可是他怎么也糊涂不了。成天躺在狗皮褥子上心神不安。他直盘算大儿邬天佑当年参加国军,会有大出息。没想到国民党败了,抗战结束,天佑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落下老人一块无法疗治的心病。当年他不满意天成参加共产党的八路,哪里知道共产党坐了天下。一直以来他庆幸天成的选择,也宾服了共产党的理论。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几天,运动倒是一个接着一个。每一次运动来了都把人弄的佯屙夹尿。这一回天成儿可是遭洋罪了。邬老财担心三个孙子会闯祸,于是就点起一盏水烟灯给几个孙子过兑历史经验。老财说:“但凡遇到天年动乱,做事情不能冒失,遇事不要冲在前面,要看风使舵。人多处不要多嘴。言多语失,祸从口出。不管甚年头,要紧紧记住:公道和天理。为人最保险。这就是孔圣人的‘中庸之道’”。美美听了直点头。大孙子邬彪听的似懂非懂。小孙子邬虎和邬豹听的一踏糊涂。
  有一天,村革委的大喇叭广播:通知美美在内的七八个青年到革委开会。去了才知道,几个家庭特殊的青年人被上级‘工作组’划定为‘黑五类’(地、富、反、坏、右的子女)。要接受劳动改造。从此,美美早上去扫大街;上下午就出现在往田间挑大粪的行列里了。
  这一天下午,刚刚下过雨,美美把茅粪挑到田间,倒进化粪池。就到水渠边洗手。望着渠里流过的水,美美在心里默默地祈祷:过去吧、过去吧,一切不幸和痛苦都象这渠里的水流过去吧。她遐想间,天空中的太阳就从四散的云层间露出了一束束金光。那刺穿云块的光芒就象条条金线,纵横交错,把天空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美美深深呼吸了几口雨后空气,感觉神爽气舒。忽然村革委的大喇叭响了:“广大无产阶级革命群众和红卫兵小将们,你们好。首先让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的伟大领袖、伟大舵手、伟大统帅、伟大导师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下面广播通知,邬美美、邬美美,经研究决定,今天下午不用你挑茅粪,你家里来了解放军,听到广播赶快回村。”就象闻到一阵清雅而浓郁的花香。美美立即就明白是丑汉回来了。她的心怦怦乱跳。她多么想立即回村看望这个是弟弟又象哥哥的老同学。但是陡然滋长的自卑,使她挪动了的脚步又犹豫再三不敢迈出了。她想到了王跃进。自从天成被批斗押入禁闭,跃进全家人就再也没有登邬家的门槛。跃进走大同医专那天,美美还到车站为他送行,跃进父母非常高兴,还主动邀请美美到家里坐,跃进妈还嘴上买片儿汤说,要多和跃进联系。仅仅几个月之后,跃进父母见了邬家的人就都是躲着走。跃进也始终没有给美美来一封信。当初托人提亲的事,也就当成玩笑话了。眼下,邬家就象这茅粪,谁沾上就臭谁,因此美美并不怨跃进家人势利。如今丑汉立功受奖又提了干,本来躲避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主动上邬家的门?他就不怕受到牵连?这个二杆子丑汉。美美心头涌上一种说不清楚的滋味。
  原来丑汉回家以后,从父亲那里了解了一切情况。过了两天,丑汉就带着全家的诚心问候,来到了五花城。
  正是:“英雄戎装家乡省亲,淑女素面田间挑粪”
  (版权归新河曲网和作者本人所有,谢绝转载,违者承担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10-23 10:00 , Processed in 0.07714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