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氏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邬氏文艺 >> 邬氏小说

疤叔的故事(二十)

2018-11-10 14: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26| 评论: 0



  坐上村里代销店去巡镇进货的小平车,丑汉一路心事重重,他为邬美美一家人的处境内心熬煎,好端端的一家人怎就成了如今这个恓惶样子。时有认识的乡亲和他打招呼,他不敢慢待就和说话。不觉就到了巡检司。
  久别的小镇,一改往日的和谐安宁,五麻六乱,一片乱纷纷的景象。去河北村看望了姥娘,丑汉就来到街上准备去五花城。在巡镇百货公司附近,丑汉意外碰见了同学“白面虎”。分别五年,弹指一挥间,俩人拳来脚去亲热的了不得。如今的“白面虎”已非昔日可比。高考录取,他读了普通中专,入学不久,文化大革命的烈火就在中专校园里熊熊燃烧。想想学校人地生疏、势孤力单,再怎么踢打也混求不成个人样。“白面虎”把铺盖一提留,就回了巡镇。还是这熟人热土的地方好折腾。利用家住巡镇的优势,他撺掇原来同班的几个同学,发动比自己低几届年龄偏小的“叔伯”同学,迅速组织了六.五兵团。任宝发(绰号“白面虎”)自封总司令。整天呼三喝四,造反夺权;走东蹿西,破除四旧;开口闭口:“造反有理”,“革命是爆动,不是绘画绣花”。吓的一些胆小的当权派吱吱吱像秋后的蟋蟀。不久小镇三村的局势就掌握在任司令的掌心。
  “白面虎”见了丑汉,亲热的象久别重逢的兄弟。他羡慕丑汉那正牌军装: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真是带劲威风。再加脸上那伤疤点缀,谁看见也森人。其实,上中学时,他就领略了老同学丑汉的个性风采:气质文雅,肚胆过人。如今又知道他在越南战场独闯虎穴,杀敌无其数,英雄事迹,家喻户晓。就更是从内心敬畏三分。“白面虎”一招手给手下介绍:“这就是解放军报上宣传的‘孤胆英雄’霄汉,我的老同学,哈哈,你们赶快回去备饭,向毛主席请示,咱晌午要宴请战斗英雄。”丑汉狐疑说老同学,你当领导啦?这么大气?旁边一个瘦猴说,宝发现在是咱们‘六.五’兵团的头。丑汉又拢一拳,我说怎么这么有谱啊?原来是当司令啦?‘白面虎’也不谦虚地说,咱不夸张,我在河北村跺一脚,它河南三村就的动一动。几位跟班点头称是,然后撒欢一般前头跑回去了。
  最近一段时间,从天南海北(天津、南京、上海、北京)串联回来的红卫兵,带回一股新风,叫“早请示,晚汇报,天天读”,这些内容在各地形成了雷打不动的纪律。中午开饭前,任宝发司令率领总部成员,神情庄重站在毛主席像前请示:“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河曲六.五兵团成员向您老人家汇报,您的忠诚战士丑汉,抗美援越,荣立战功,回乡探亲,路经我团,我们为他设宴洗尘,请您老人家批准”。司令念诵完毕,一伙人才乐呵呵地入座就餐。
  丰盛的午饭过后,丑汉要动身赶往五花城,“白面虎”推出自己一崭新飞鸽牌自行车让丑汉骑。并说“老同学,邬美美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就不去了,见了面代我问好。你们俩家父子辈都有交往,你应该去。不过,美美如今正受罪哩。王跃进和她已经划清界线了。你也要慎重对待。”丑汉淡淡一笑说:“嗨嗨,有你任司令在,我还怕个甚,我才不怕这些干锅油气哩”。宝发一听这话,倒显的自己有些松囊子。精神立马一抖,说:“那你就看情况吧,必要时,我会帮你忙的,谁叫咱半夜偷过白菜根呢?”说完俩人哈哈大笑。

  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团团乌云,一只苍鹰凌空而起娇健翱翔。黄河水翻腾着浪花,向东滚滚流去。丑汉加快了骑车速度,一会儿就进了五花城村。
  远远望去美美家的院落,没有了当初的景象,屋檐破烂不堪,影壁洞开,雪片似的大字报白纸黑字覆盖了整个院墙,屋顶的杂草趁势疯长。半闭半开的大门,象一个可怜的老人恐惧地睁开眼睛。丑汉的心愈发沉重了。
  “邬爷爷,我看望您老人家来了”,听到有人这样温暖,没有拘束的问话,美美妈感觉十分意外。扭头从窗玻璃望出去,是一位身着军装的解放军同志,就忙出去迎接。出门一看,那位脸上有伤疤的解放军同志正在笑吟吟的叫她“姨,你好“,她到了跟前仔细端瞄,认出原来是丑汉娃。美美妈就一叠声说自己眼瞎的认不出人了。忙把丑汉让进正屋。
  这时邬老财早已从狗皮褥子上坐起。丑汉一瞧,七十多岁的老人,浑身上下干干净净,没有半点邋遢的样子。看着老人戴一副老花镜,捧着一本小红书,好象在专心研究,心里就有些感慨。邬老财听儿媳介绍说,他是憨憨的儿子丑汉,回家探亲来了。老人一双鳄鱼似的老眼就专注地盯着丑汉,是惊喜还是冷漠,是乞求还是期待,这些内容都留在老人眼眸深处。让人捉摸不定。一双颤抖的老手拉丑汉坐下,然后把干枯、失血的嘴唇贴进丑汉那耳朵,悄悄的说:“你天成大爷他……”话没说完,两颗滚圆的泪珠就凝在了苍老的面孔上。丑汉劝慰说,邬爷爷,你放心,我已经知道了。形势会慢慢变好的。老财似信非信不住气点头。
  丑汉又着急地问姨,我大爷他?邬彪抢着说,我爸爸还在县城坐禁闭哩。美美妈忍着泪点了点头,打开了话匣子:“自从你大爷遭批斗,这家也不象家,人也不如人了。邬彪看见人家那红卫兵到处开会造反闹运动,他想参加。人家说,你是‘黑五类’,是改造对象。坚决不要孩子。美美因为咱家成份高,没有过了政审关,人家大学不录取,就在家守着我们。”美美妈一肚苦水从来没处诉说,今天丑汉来了,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当着公公和儿子的面痛哭失声,邬虎和邬豹看见妈妈哭就有些怕,也吓哭了,邬家的哭泣和着外面的雷雨,让丑汉分外同情这家人,他想起小时候饿的要命时,天成大爷给他吃那白面疙瘩,心底不由一热。美美妈接着说:“前些时,工作队有个蓝队长,打上美美的坏主意,成天叫美美去他那里写检查汇报材料。有一回晚上,蓝队长要美美和他成好事,美美不从,他就来硬的。这闺女急中生智,就说,她是军人的未婚妻。蓝队长打了定醒,说美美骗人。美美就只好提了你丑汉的姓名。当时,蓝队长似信非信,才没敢糟蹋美美。从那以后,蓝队长老羞成怒,就报复咱家美美,开始那段时间让美美扫大街,美美就扫。蓝队长感觉这样报复不过瘾,后来就让美美每天往生产队白菜地里挑茅粪。”听到这里,丑汉的太阳穴青筋暴突,伤疤红明闪亮,两眼象着了火,红的吓人。
  这时,外面的天空响了两个炸雷,过云雨下了起来。雨雾迅猛,从玻璃上看不出去。丑汉就问:“姨,美美现在哪里去了?”美美妈说:‘吃过午饭就让人家催赶着挑粪去了。”丑汉望一望外面,想想美美挑着茅粪走在泥泞的田间小路,这位越战军人浑身流淌的血液象洪水汹涌,不可阻挡.
  一会儿,外面雨停了,丑汉就告诉邬爷爷和美美妈,说要去见一位老同学,谈完事情还要回来。然后就大大气气走出邬老财的院子,胸有成竹去会那位从地区派来的蓝队长。街上人说刚才响的硬雷把斩贼沟森林也点燃了。丑汉听了心中怒火也在迅速燃烧.
  丑汉来到五花城工作队的住地,见门口有三个人在下象棋。一个红背心和一个白衬衣对局,还有一个虎头虎脑的憨后生在观战。刚刚雨过天晴,条石铺就的台阶还有些水气。憨后生把邮递员刚送来的报纸让两个对弈的人衬在小木板凳上面。白衬衣抬头看了一眼丑汉,见是个疤脸军人,就没搭理,悠闲地掏出“海河”牌香烟独自抽了一支。丑汉心想,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蓝队长了
  。
  蓝队长名叫蓝怀忻,是定襄人,高中毕业,年龄三十开外,原单位在忻县一家国营农机厂,靠耍嘴皮子贴近厂领导,做到办公室主任。文化大革命一爆发,蓝怀忻立马将培养他成长的老厂长游街示众,打翻在地。自己坐了厂文革主任第一把交椅,号令手下二百多工人,整天批斗工厂的老领导。由于他整人有一手,地区往各县派出工作组,就抽调他来到了河曲。他知道五花城是天成县长的老巢,就自告奋勇来这里下乡。准备出大成果。
  没用一个月,他就摸清了这里的人脉关系,把个五花城闹的一炮黄尘,鸡犬不宁,因而受到县革委的表彰。人们背后叫他“烂坏心”、“老烂(蓝)”,表达对他的憎恨。
  丑汉见没人理自己,就自顾自到院里转着观看,不时地还用手里的相机拍照。憨后生有些耐不住就问:“解放军同志,你找谁”。丑汉回过头说:“我不找谁,随便看看”。白衬衣回头也看看,凭着他多年从事政工的敏感嗅觉,他觉得这个军人不是那么随便来转的。就听丑汉又说:“看看你们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是如何的热爱。”三个人一听这话有点火药味,就都不约而同抬起头,三双迷惑的眼睛盯住了丑汉。那白衬衣对红背心说:“不玩了,不玩了”。两手托着棋盘往起站。丑汉迅捷两步过去,右手敏捷地一摁快门。工作队长下棋影像就摄入了相机。白衬衣有点窝火,但还是沉着问道:“你这解放军同志,真会开玩笑
  ,你照我做甚?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屋里商量。”丑汉正色回敬道:“和你?我没有什么可商量的”。红背心看见这解放军疤叔叔有来头,就忙从中打劝,指着白衬衣大大咧咧说:“这位就是地区给咱们派来的工作组蓝队长。”蓝队长也很得体地耸下肩,和颜悦色略摆出官气说:“我对人民子弟兵还是有感情的。”丑汉不吃这一套,怒声呵斥:“可是你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没有感情!”丑汉怒火中烧,一脚踢翻了象棋桌,手指着小板凳上刚才蓝队长坐过的报纸,说:‘你看你刚才屁股下面坐着谁?’蓝队长不看则已,一看就吓的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渗了出来。
  原来那报纸正是8.18
  毛主席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红卫兵的照片. 刚才毛主席那笑盈盈的伟大形象,
  就压在蓝队长的屁股底下。这时,远处有几个骑自行车的人冲这边驶来,蓝队长就表现出那窘迫服软的神情。骑车人到了跟前,原来是‘白面虎’率领的四个红卫兵小将。蓝队长和‘白面虎
  ’有过接触,但关系一般。这回他一
  见‘白面虎’就亲热地直叫‘任司令’,并且没有了一点官架子,还直往‘司令’怀里扑。好象落水人遇上救命草。‘司令
  ’也毫不避讳告诉蓝队长,他是请‘战斗英雄’回巡镇作报告的。蓝队长一听又傻了眼,失声叫出:‘那,,,这
  ,,,就是你要请的战斗英雄’?‘白面虎’再作进一步介绍,蓝队长已经是浑身发抖,面如土色,大汗淋漓。‘白面虎’已经看出蓝队长败在老同学手下了,就赶快和蓝队长咬耳朵。
  这边憨后生和红背心一派好话劝丑汉进屋叙话。丑汉佯装愤怒一语双关说:“热爱不热爱毛主席是个站什么立场的大问题,这么严重的政治问题,要没有突出的实际行动来证明,那这相机里的照片材料就是你现行反革命的罪证。”一番铿锵话语如晴天霹雳,丑汉说罢,丢下众人扬长而去。
  正是:“探亲人秋雨和泥路,会对手雷火劈野林”。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7-18 02:25 , Processed in 0.076172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返回顶部